江苏泗洪发现8000年前古村落,江苏泗洪顺山集新

2019-09-25 03:31 来源:未知

    顺山集一、二期遗存文化面貌接近,应为同一文化的不同发展阶段。三期遗存中来自长江中游史前文化因素显著,与一、二期遗存文化面貌差异较大,这种差异应为不同文化之间的。三期遗存揭露面积小,出土遗物不甚丰富,文化内涵尚不清晰,且有进步分期可能,需在今后工作中加以注意。

    一期遗存主要见于环壕内侧,其中位于西北区域的居住区堆积最为丰富。共清理房址2座、灰坑17座、灶(烧结面)3座、狗坑1座,以F1、F2、H3、H4等单位为代表。

 

  
    顺山集遗址地处洪泽湖西北部的淮河中下游,遗址以西5千米即为老濉河,位于安徽濉溪县境内的石山子遗址早期遗存与顺山集一、二期遗存文化面貌十分接近,同时期的宿州小山口及古台寺等遗址均位于安徽境内濉河上游。同一类文化遗存分布范围的广阔性及文化面貌上的相似性使我们有理由相信,淮河中下游地区在距今8000年前后为一个独立的文化区,分布着以顺山集一二期遗存、石山子早期遗存为代表的一类文化遗存,并与淮河上游、海岱地区及长江中下游诸文化之间发生着广泛而持续的联系。

    三期遗存陶器以圜底器为主,其次为平底器,及少量圈足器。基本器物组合为釜、钵、壶、盆、支脚等,此外还有罐、器座、器盖、锉、纺轮等。夹砂陶占绝大多数,接近99%,夹砂陶中以夹砂红陶和褐陶为主,并有少量的灰陶与黑陶,部分夹砂陶加入植物碎末作为羼和料。器胎多较薄,器表粗糙,见有明显的沙粒,不易修复。陶器多为素面,纹饰数量及种类少,主要有绳纹、镂孔、刻划、附加堆纹等。装饰多见窄长月牙形鋬手。石器数量不多,常见有斧、锛、磨球等。玉器仅见玉锛1件,出于墓地地层之中。

  考古人员通过比较发现,一、二期遗存文化面积接近,应为同一支文化的不同发展阶段,三期遗存差异十分明显,这种差异应为不同文化之间的。三个时期遗存炊器均以釜为主,搭配陶灶或支架使用。

    四、顺山集三期遗存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遗址范围内的挖坑采砂活动,给遗址造成了严重破坏。为防止遗址进一步遭受破坏并了解其文化内涵,南京博物院与泗洪县博物馆组成联合考古队,分别于2010年至2012年11月,经过三次发掘,总面积2500平方米,发掘收获颇丰,确认其为一处距今约8000年的史前环壕聚落。清理新石器时代墓葬92座、灰坑26座、房址5座、灶类遗迹3座、大面积红烧土堆积及狗坑各1处,出土陶、石、玉、骨器共计300余件。壕沟内堆积有大量兽骨及鱼骨,并在多个单位中浮选出碳化稻米。经初步分析,该遗址新石器时期遗存可分为三个时期。

  对于环壕聚落的发现,李伯谦觉得也特别重大。“8000多年前,这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村落,而是一个环壕聚落,现在的城市是由有城墙的聚落逐渐发展而来的。城,就是从古代的环壕来的。古人就是挖一个很宽的壕沟,把自己围在里面,一方面有一个自然的防御,另外还有聚落的等级,防御动物野兽,还有防御部落之间的战争,保存很完整。”他认为,在那个时候就有这样的壕沟,说明当时淮河流域在文化上是领先的,是一个中心聚落,这个聚落地位非常崇高,生产力非常发达,创造的文化也是非常灿烂。

    环壕最先发现于遗址范围内采沙坑断面之上。随后进行大面积钻探,确认了其平面布局及尺寸,并依据钻探结果选取多个地点对其进行解剖发掘。环壕东西宽约230、南北长约350、周长近1000米,环壕内侧面积近75000平方米。北部地势最高,向南侧逐渐倾斜,最南端为赵庄水库,此处原为一条东西走向的自然河道,与壕沟组成一个封闭空间。
 
  
    环壕最宽处位于北部靠近采沙坑处,宽达24米,普遍宽约15米左右,最深处位于最宽的北部,深度超过3米。从东段壕沟解剖情况看,壕沟底部较平坦,坡度较缓,外侧沟壁坡度较大,内侧沟壁呈缓坡状,坑洼不平,沟外堆积往往直接延伸至沟内,与沟内堆积相叠压。沟内堆积以二、三期遗存为主体,环壕底部均见有淤泥或泥沙,厚薄不均。环壕开挖并使用于一、二期之际,二期时开始遭到废弃,部分区域已被生活废弃物所填平,至三期时整体上基本被填平。我们推测,壕沟最初的主要功能是用来防御和排水,随后遭到废弃并成为倾倒生产生活废弃物的场所。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为何二、三期遗存地层陶片偏少的现象。

    环 壕

  D 主要食物是大米,“村民”约有几百人

图片 1

    顺山集三期遗存

 

    发掘单位: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  泗洪县博物馆发掘领队:林留根 
 
 
    顺山集遗址位于江苏省泗洪县梅花镇大新庄西南约500米处,重岗山北缘坡地之上。该遗址由南京博物院尹焕章、张正祥等先生于1962年调查发现并命名,2007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复查确认。遗址总面积近15万平方米。

 

  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说,环壕是遗址周边的深沟,相当于护城河,有抵御自然风险和部落进攻的双重功能,相当于后来的“护城河”。古人在8000年前挖掘那么长的环壕,难度非常之大,这是整个淮河下游流域发现的时代最早、规模最大的环壕,可以称得上是“天下第一壕”。

    五、结  语   

    顺山集二期遗存

  这些谜团,有的会在今后的考古发掘陆续给出答案,有的将随着岁月的逝去变得依旧模糊。

    三期遗存分布范围在二期基础上进步往壕沟北、东、东南几个方向扩展。该期遗存揭露面积不大,且主要集中于墓地区域,所获遗迹遗物较少。共清理墓葬22座、灰坑4座。墓地位于遗址西南壕沟外侧,墓葬开口于现代耕土之下,部分墓葬因现代人类活动而被破坏。墓葬多为南北向,头向南,部分墓葬尺寸较大、随葬品较为丰富,如M98共随葬釜、圈足盘、钵等共9件陶器。随葬陶器器类有(绳纹)釜、圈足盘、钵、壶及器盖等。   

    顺山集一期遗存

  在出土的陶器中有一样东西同样引起了专家们极大的兴趣,这是一个半圆形的陶灶。在出土文物的陈列室内,有一个高24厘米、宽30厘米的半圆形陶器,经过初步修补,已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用的土灶相类似。

    三期遗存陶器以圜底器为主,其次为平底器,及少量圈足器。基本器物组合为釜、钵、壶、盆、支脚等,此外还有罐、器座、器盖、锉、纺轮等。夹砂陶占绝对多数,接近99%,夹砂陶中以夹砂红陶和褐陶为主,并有少量的灰陶与黑陶,部分夹砂陶加入植物碎末作为羼和料。器胎多较薄,器表粗糙,见有明显的沙粒,不易修复。陶器多为素面,纹饰数量及种类少,主要有绳纹、镂孔、刻划、附加堆纹等。装饰多见窄长月牙形鋬手。石器数量不多,常见有斧、锛、磨球等。玉器仅见玉锛1件,出于墓地地层之中。

    墓地位于遗址西北区域环壕外侧。因常年自然剥蚀及历年耕作活动,现在所见墓葬均开口于耕土层下,大部分墓葬被不同程度扰动,部分仅存底部,人骨多保存较差,呈粉末状。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葬间排列有序,成排分布,较少出现打破关系。墓葬方向多为北偏东,个别朝南。大部分墓葬无随葬品,有随葬品者最多随葬3件,其余为1—2件,随葬品器类有釜、钵、壶等。除个别墓葬为侧身葬外,其余均为仰身直肢葬,以单人葬为主,并存在少量双人合葬及多人合葬。M39为多人合葬墓,骨架保存极差,部分仅剩粉状痕迹,从下肢骨判断,至少为6个个体,均为仰身直肢葬,骨骼排列密集。其中3人通过牙齿判断其年龄大致在12~15岁之间,性别不明。随葬陶器3件,均位于头端,壶、罐、钵各1件。

  专家们认为,顺山集文化遗存在环壕聚落、圆形地面式房址、使用磨盘、磨球等生产工具、种植水稻的生业方式等方面具有鲜明的文化特色。根据其固定的陶器组合、自身独特的文化面貌、明确的时代分期,专家们认为,可以将以顺山集遗址一、二期文化遗存为代表的文化遗存命名为顺山集文化。顺山集遗址第三期文化还需继续研究。

     一、环  壕   

 

 

    三、顺山集二期遗存   

    该期房址面积较一期大,其中F5面积达到22平方米,均为平地起建式,周围一圈柱洞,中部有1~2个中心柱。F3、F5中部均见片状红烧土堆积,残存陶支脚,F4中部残存一件可修复带鋬圜底釜。

  那么这个7.5万平方米环壕内当时住了多少人呢?李伯谦说,环壕比较大,但目前考古发掘还不知道有多少个房子,房子是多长时间形成的。但根据一个房子大概四五个人推断,环壕内的人不会太多,大概几百人。这个时期的聚落有没有出现聚落的分化,要随着考古挖掘的进一步开展,才能明白。(通讯员 许昌亮 杜光 秦振华 扬子晚报记者 高峰 文/摄)

 

    顺山集遗址位于江苏省泗洪县梅花镇大新庄西南约500米处,重岗山北缘坡地之上,南侧为1958年修建的赵庄水库。该遗址由南京博物院尹焕章、张正祥等先生于1962年调查发现并命名,2007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复查确认。遗址总面积近17.5万平方米。

  考古界泰斗、北京大学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

 

    顺山集遗址的发掘,为厘清淮河中下游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面貌、经济形态及古环境打下了坚实基础,为探索淮河流域乃至中国东部地区古文化交流和人群迁徙提供了重要线索。(南京博物院 林留根  甘恢元  江枫  闫龙)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遗址范围内的挖坑采砂活动,给遗址造成了严重破坏。为防止遗址进一步遭受破坏并了解其文化内涵,南京博物院与泗洪县博物馆组成联合考古队,分别于2010年3月至2011年1月、2011年3月至10月对其进行第一、二期考古发掘,两期发掘总共发掘面积2500平方米,发掘取得预期效果,收获颇丰,确认其为一处距今8000年前后的史前环壕聚落。清理新石器时代墓葬92座、灰坑26座、房址5座、灶类遗迹3座、大面积红烧土堆积及狗坑各1处,出土陶、石、玉、骨器共计300余件。壕沟内堆积见有大量兽骨及鱼骨,并在多个单位中浮选出碳化稻米。经初步分析,该遗址新石器时期遗存可分为三个时期。

 

  根据出土的文物,考古人员发现,顺山集遗址一期二期遗存绝大多数以夹砂陶为主,有少数泥质陶,夹砂陶多呈红(褐)色及灰褐色,陶色不均,陶胎普遍较厚,陶器内侧多呈纯黑色。圆底釜多深腹筒形,早段多为大敞口,近似倒头盔状,至晚段则口径相对缩小,器腹加深,新出花边口釜。而三期遗存遗分布范围在二期基础上往壕沟北、东北几个方向扩展,该期遗存揭露面积不大,且主要集中在墓地区域,所获遗迹遗物较少。

 

(《中国文物报》2012年11月23日8版)

  我们好奇

 

    顺山集遗址地处洪泽湖西北部的淮河中下游,遗址以西5千米即为老濉河,位于安徽濉溪县境内的石山子遗址早期遗存与顺山集一、二期遗存文化面貌十分接近,同时期的宿州小山口及古台寺等遗址均位于安徽境内濉河上游。同一类文化遗存分布范围的广阔性及文化面貌上的相似性使我们有理由相信,淮河中下游地区在距今8000年前后为一个独立的文化区,分布着以顺山集一二期遗存、石山子早期遗存为代表的一类文化遗存,并与淮河上游、海岱地区及长江中下游诸文化之间发生着广泛而持续的联系。

  据考古专家介绍,梅花镇面积不大,但境内史前遗址非常多,除了顺山集遗址外,还有距顺山集遗址不远的韩井遗址距今8200—8300年,各种史前遗址有二十多处。

    二期遗存分布范围在一期基础上有所扩大,跨过环壕,在环壕外侧形成专属埋葬区。两期发掘中,所获二期遗存最为丰富,共清理房址3座、墓葬70座、灰坑5座、大面积烧土堆积(ST)1处。  

图片 2

  “天下第一壕”和“中华第一灶”创两个第一

  
    二期遗存陶器以圜底器及平底器为主,圈足器仅见有豆,不见三足器。基本器物组合为釜(以圜底为主,并见少量平底釜)、平底双耳罐、钵、灶、支脚等,此外还有勺、豆、壶、器座、小杯、器盖、纺锤、纺轮、泥塑模型等。釜多深腹筒形,早段多为大敞口,近似头盔状,到晚段则口径相对缩小、器腹加深,新出现花边口釜。夹砂陶占绝对多数,达99%以上,泥质夹植物末陶、泥质陶及夹砂夹云母陶少见。陶色不均,夹砂陶多呈红(褐)色及灰褐色,陶器内侧多呈纯黑色,应为渗碳所致。陶器多为素面,饰纹饰者较少,主要有乳钉纹、刻划纹及镂孔等。装饰多见窄条形鋬手。石器主要见有斧、锛、磨球等,带脚磨盘仅见残件1件。此外,该期遗存于壕沟内堆积中出土大量麋鹿、猪等动物骨骼。

    房址中浅地穴式与平面起建式各1座。F1为浅地穴式房子,平面形状近椭圆形,面积7.5平方米,居住面外侧有一周小柱洞,门道朝南,灶坑位于房子内侧中北部,坑内残存陶支脚。灶类遗迹(Z)与狗坑均位于居住区房址附近,灶类遗迹位于房子附近的活动面之上,Z2灶台与烧结面并存,其余2座仅见烧结硬面,此类遗迹应系露天炊煮所用,烧结面因火烤而成。狗坑为整狗埋葬,与房屋建筑密切相关。

  3、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焦南峰研究员:“环壕是在第一期和第二期之间形成的,第三期人口更多了,壕沟范围应该更大了,那么门在哪儿?壕沟怎么会在三期的时候消失了?壕沟里的居民到哪里去了?”

图片 3

    环壕最先发现于遗址范围内采沙坑断面之上。随后进行大面积钻探,确认了其平面布局及尺寸,并依据钻探结果选取多个地点对其进行解剖发掘。环壕东西宽约230米、南北长约350米、周长近1000米,环壕内侧面积近75000平方米。北部地势最高,向南侧逐渐倾斜,最南端为赵庄水库,此处原为一条东西走向的自然河道,与壕沟组成一个封闭空间。

  李伯谦:这对研究农耕文化非常重要。稻子的起源在很长时间以来,都认为不是在中国。十年以前,在长江中游地区,湖北、湖南沿线,发现七八千年前稻米遗迹。那么,在长江流域是如此,那么在淮河流域怎么样?现在可以看到,8000年前,已经开始有了驯化的稻子,这说明人民过着定居的生活,生活来源是大米,这是很不容易的,有了定居,农业就扩张起来。

  
    顺山集遗址的发掘,为厘清淮河中下游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面貌、经济形态及古环境打下了坚实基础,为探索淮河流域乃至中国东部地区古文化交流和人群迁徙提供了重要线索。(林留根 甘恢元  江枫  闫龙)

    一期遗存陶器以圜底器为主,其次为平底器及少量的矮圈足器,基本器物组合为釜、罐、钵、盆、支脚、器座等,釜为大宗。夹砂陶占90%左右,有少量泥质陶。夹砂陶多外红(褐)内黑,陶色不均,陶胎普遍较厚,器形不甚规整。泥质陶多为红陶,器表多施红衣。以素面为主,纹饰有指甲纹、按捺纹、乳钉纹、附加堆纹及镂孔等,指甲纹、按捺纹多饰于釜口唇外侧。石器出土较少,多粗糙,器类有斧、锛等。玉器仅见玉管1件,双面管钻,器表抛光。

  林留根到现场仔细辨别后,得出这是一个“釜的支脚”,远古居民烧饭时把釜放在支架上。因为这只“猪首支脚”,林留根初步推断顺山集遗址的年代至少在6500年前。后来,更多的出土陶片表明,顺山集遗址与周边已经发掘的7000年至9000年的文化遗址很相似。在此之前,江苏境内发现新石器遗址最早的是6500年左右。

  
    在顺山集遗址发掘的同时,我们对距该遗址约4千米一处名为韩井的遗址做了小面积试掘,初步对比发现,其文化面貌与顺山集一期遗存相同。两个灰坑碳化稻标本测年数据显示,其距今年代距今8300年前后。

    三期遗存分布范围在二期基础上往壕沟北、东、东南几个方向扩展。该期遗存揭露面积不大,且主要集中于墓地区域,所获遗迹遗物较少。共清理墓葬22座、灰坑4座。墓地位于遗址西南壕沟外侧,墓葬开口于现代耕土之下,部分墓葬因现代人类活动而被破坏。墓葬多为南北向,头向南,部分墓葬尺寸较大、随葬品较为丰富,如M98共随葬釜、圈足盘、钵等共9件陶器。随葬陶器器类有(绳纹)釜、圈足盘、钵、壶及器盖等。

  “那么,淮河下游究竟怎么样?前些年在安徽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工作,这一次在泗洪梅花发现顺山集一系列遗址,根据测年,最早的也是八千多年。因为我们追溯淮河流域古代文化起源,现在逐步向前推进的,以前可能直到7000多年,现在可以达到8000多年,将来,随着工作进展,还有可能向前追溯。”李伯谦说,顺山集遗址年代非常早,是江苏境内最早的新石器时期文化,可以说是江苏文明之根。

    一期遗存主要见于环壕内侧,其中位于西北区域的居住区堆积最为丰富。共清理房址2座、灰坑17座、灶(烧结面)3座、狗坑1座,以F1、F2、H3、H4等单位为代表。 

 

 

二期遗存陶器

    二期遗存陶器以圜底器及平底器为主,圈足器仅见有豆,不见三足器。基本器物组合为釜(以圜底为主,并见少量平底釜)、平底双耳罐、钵、灶、支脚等,此外还有勺、豆、壶、器座、小杯、器盖、纺锤、纺轮、泥塑模型等。釜多深腹筒形,早段多为大敞口,近似头盔状,到晚段则口径相对缩小、器腹加深,新出现花边口釜。夹砂陶占绝大多数,达99%以上,泥质夹植物末陶、泥质陶及夹砂夹云母陶少见。陶色不均,夹砂陶多呈红(褐)色及灰褐色,陶器内侧多呈纯黑色,应为渗碳所致。陶器多为素面,饰纹饰者较少,主要有乳钉纹、刻划纹及镂孔等。装饰多见窄条形鋬手。石器主要见有斧、锛、磨球等,带脚磨盘仅见残件1件。此外,该期遗存于壕沟内堆积中出土大量麋鹿、猪等动物骨骼。

  泗洪顺山集遗址是分布于淮河下游地区时代较早的古文化遗址之一,是目前江苏境内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填补了江苏早期古文化遗址的空白;顺山集遗址是一处面积为17.5万平方米的大型环壕聚落,发现的房址、墓地显示出清晰的聚落布局,填补了淮河中下游地区新石器时代中期早段聚落考古的空白。

二区墓地全景(南—北) 

 

  2、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孙波副所长:“陶灶如果是灶的话,怎么会没有火烧的痕迹?怎么会没有出烟的地方?”

    墓地位于遗址西北区域环壕外侧。因常年自然剥蚀及历年耕作活动,现在所见墓葬均开口于耕土层下,大部分墓葬被不同程度扰动,部分仅存底部,人骨多保存较差,呈粉末状。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葬间排列有序,成排分布,较少出现打破关系。墓葬方向多为北偏东,个别朝南。大部分墓葬无随葬品,有随葬品者最多随葬3件,其余为1—2件,随葬品器类有釜、钵、壶等。除个别墓葬为侧身葬外,其余均为仰身直肢葬,以单人葬为主,并存在少量双人合葬及多人合葬。M39为多人合葬墓,骨架保存极差,部分仅剩粉状痕迹,从下肢骨判断,至少为6个个体,均为仰身直肢葬,骨骼排列密集。其中3人通过牙齿判断其年龄大致在12—15岁之间,性别不明。随葬陶器3件,均位于头端,壶、罐、钵各1件。

    顺山集一、二期遗存文化面貌接近,应为同一文化的不同发展阶段。三期遗存中来自长江中游史前文化因素显著,与一、二期遗存文化面貌差异较大,这种差异应为不同文化之间的。三期遗存揭露面积小,出土遗物不甚丰富,文化内涵尚不清晰,且有进一步分期可能,需在今后工作中加以注意。

  考古人员经过对顺山集遗址环壕聚落的现场勘探,环壕跨度东西约230米,南北约350米,周长近1000米,其内侧面积近7.5万平方米。壕沟北部地势最高,向南侧逐渐倾斜,最南端为赵庄水库,此处原为一条东西走向的自然河道,与壕沟组成一个封闭的自然空间。

    房址中浅地穴式与平面起建式各1座。F1为浅地穴式房子,平面形状近椭圆形,面积7.5平方米,居住面外侧有一周小柱洞,门道朝南,灶坑位于房子内侧中北部,坑内残存陶支脚。灶类遗迹(Z)与狗坑均位于居住区房址附近,灶类遗迹位于房子附近的活动面之上,Z2灶台与烧结面并存,其余2座仅见烧结硬面,此类遗迹应系露天炊煮所用,烧结面因火烤而成。狗坑为整狗埋葬,与房屋建筑密切相关。一期遗存陶器以圜底器为主,其次为平底器及少量的矮圈足器,基本器物组合为釜、罐、钵、盆、支脚、器座等,釜为大宗。夹砂陶占90%左右,有少量泥质陶。夹砂陶多外红(褐)内黑,陶色不均,陶胎普遍较厚,器形不甚规整。泥质陶多为红陶,器表多施红衣。以素面为主,纹饰有指甲纹、按捺纹、乳钉纹、附加堆纹及镂孔等,指甲纹、按捺纹多饰于釜口唇外侧。石器出土较少,多粗糙,器类有斧、锛等。玉器仅见玉管1件,双面管钻,器表抛光。

    环壕最宽处位于北部靠近采沙坑处,宽达24米,普遍宽约15米左右,最深处位于最宽的北部,深度超过3米。从东段壕沟解剖情况看,壕沟底部较平坦,坡度较缓,外侧沟壁坡度较大,内侧沟壁呈缓坡状,坑洼不平,沟外堆积往往直接延伸至沟内,与沟内堆积相叠压。沟内堆积以二、三期遗存为主体,环壕底部均见有淤泥或泥沙,厚薄不均。环壕开挖并使用于一、二期之际,二期时开始遭到废弃,部分区域已被生活废弃物所填平,至三期时整体上基本被填平。我们推测,壕沟最初的主要功能是用来防御和排水,随后遭到废弃并成为倾倒生产生活废弃物的场所。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为何二、三期遗存地层陶片偏少的现象。

  A 古人住的是圆形窝棚,靠一根中心柱支撑

    该期房址面积较一期大,其中F5面积达到22平方米,均为平地起建式,周围一圈柱洞,中部有1-2个中心柱。F3、F5中部均见片状红烧土堆积,残存陶支脚,F4中部残存一件可修复带鋬圜底釜。   

    二期遗存分布范围在一期基础上有所扩大,跨过环壕,在环壕外侧形成专属埋葬区。两期发掘中,所获二期遗存最为丰富,共清理房址3座、墓葬70座、灰坑5座、大面积烧土堆积(ST)1处。

 

 

    在顺山集遗址发掘的同时,我们对距该遗址约4千米一处名为韩井的遗址做了小面积试掘,初步对比发现,其文化面貌与顺山集一期遗存相同。两个灰坑碳化稻标本测年数据显示,其年代距今8300年前后。

  考古发现:顺山集遗址中出土了较多的具有较高艺术水准的文物。例如陶器中有较多的泥塑人面和兽面,猪首状的陶支座等,还有花边口陶釜共有8个角,还有一个特殊的九孔双流壶;骨器中有件浅浮雕猪首状鹿角器,是中国史前早期立雕作品。

    二、顺山集一期遗存   

 

  考古界泰斗、北京大学文博学院教授、震旦文明研究中心主任李伯谦老先生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淮河在古代就是有名的四条河流之一,对中国古代文化发源非常重要的。但是长期以来考古学上对淮河流域重视不够,前几年在河南发现了一处八千多年以前的遗址,但那是在黄河上游。

 

图片 4

 

  在这个半圆形陶灶的旁边,是一个三个支架做的灶。“这说明那时陶灶在不断地演化,而古人煮饭工具演变,也说明那时人们生活在改善。”李伯谦说,这样完整的陶灶是第一次见到,可称为“中华第一灶”。

 

  对于8000年前古人的寿命,李伯谦表示由于古人墓葬保存得不太好,没有鉴定出来,但是根据其它地方的资料,这个时期人类的寿命都不是很长,大概只有三四十岁。因为人类没有办法抵制疾病等其它外在因素,寿命都是比较短的。但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食物的改善,逐步就延长寿命了。

修复后的陶灶,专家认为堪称“中华第一灶”。

  对于顺山集遗址一、二期遗存被命名为顺山集文化,李伯谦说,这是江苏最早的史前文化,“那我们可以想见,淮河流域特别是下游,在八千年以前,已经有了很发达的文化,对泗洪、宿迁、乃至整个江苏,都是一个重要的发现。”

 

  直到2008年夏,顺山集遗址附近的大新庄村村民在挖沙时,发现地下3米处有大量碎陶片。泗洪县博物馆馆长江枫知道后当即赶到现场,发现村民已经挖出了一个断面,在最底层有大量的新石器陶片堆积在一起。在陶堆中,江枫发现了一个以前从未见过的好像猪首形状支架的东西。江枫知道这个器物年代比较久远,但他在翻阅大量的新石器考古资料后,也没有辨别出这究竟是哪个时期的物件。于是,他把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请来,到顺山集遗址实地考察鉴定。

  考古专家提出4点疑问

  李伯谦:从看到的情况看感觉特别重要,有7.5万平方米的环壕聚落,里面有很多房子,外面有墓葬,这就非常重要。现在我们讲一个村子,或者聚落,古代是什么样子,其实我们现代村子也是从古代一代代沿袭下来的。那么,我们知道,8000年前就是这么个状况:有一条河在外面围着,里面有很多房子住人,人死了以后呢,在环壕外面有一块集中的墓地,人一排排埋着。这说明当时已经有一定的宗教观念了。

 

  小镇有20多处史前遗址

  通过察看遗址现场和出土的大量器物,李伯谦教授向记者还原了8000多年前古聚落居民们的生活和生存状态。

  B “村”外是墓地,说明当时人已有宗教观念

  考古发现:目前共清理房址共5座,分地面式和浅地穴式两种,平面形状有圆形和椭圆形。房址中部多有中心柱,部分房址中部见有片状分布红烧土堆积及可拼合陶釜碎片,房址附近有埋葬狗现象。柱坑深0.52米,柱芯明显。居住室发现狗骨架,还有陶支架。

 

图片 5

  2011年7月,北京大学文博学院秦岭博士对遗址进行系统测年取样,经对顺山集遗址二期地层碳化稻样本检测,确认顺山集遗址为一处距今约8100~8300年的环壕聚落,这是目前江苏省境内最早的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址。

  顺山集遗址新发现 将“江苏文明”提前1500年

  考古发现:遗址西南、西北各发现墓地1处,共清理墓葬92座,墓葬开口于现代耕土之下,墓葬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遗址西南墓地位于壕沟外侧,自然剥蚀及人为破坏严重,多为南北向,头向南,部分残见粉末状骨痕,单人仰身直肢葬。遗址西北墓地同样位于环壕外侧,被不同程度扰动,部分仅存底部,人骨多保存较差,呈粉末状,绝大部分墓葬无随葬品。

  据了解,根据规划,泗洪将对顺山集遗址采用集遗址本体保护、历史环境修复、生态环境建设、传统农业生产等为一体的“考古遗址公园”方式,在原地建一座遗址公园。

  泗洪县顺山集遗址因其特殊的地理环境和久远的年代,其考古挖掘一直备受考古界瞩目。17日,来自省内及北京、山东、上海、浙江、安徽、河南、陕西、山西等地30多位国内知名专家和学者在实地察看遗址现场和出土的器物后,对泗洪顺山集考古成果进行了多方位的论证,专家们认为,泗洪县梅花镇境内发现的距今8000年的顺山集遗址,是分布于淮河下游地区时代较早的古文化遗址之一,是目前江苏境内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填补了江苏早期古文化遗址的空白,也是全国同一时期、规模最大的环壕聚落之一。“可以将以顺山集遗址一、二期文化遗存为代表的文化遗存命名为顺山集文化,这是江苏文明之根。”考古界泰斗、北京大学文博学院教授、震旦文明研究中心主任李伯谦老先生对遗址进行了定性。

 

  经上级批准,南京博物院联合泗洪县博物馆于2010年起对顺山集遗址进行钻探发掘。历时三年的考古发掘,取得了重大收获,共发掘面积2500平方米,发现长1000余米的环壕,墓地两处共计92座墓葬,房屋5座,灰坑26座,灶类遗迹3处,大面积红烧土堆积及狗坑各1处,出土陶、石、玉、骨器近400件以及碳化稻等。

  顺山集遗址是“江苏文明之根”

  李伯谦:特别要提到的是,我们看到的出土文物当中,不仅有许多生活用的陶器,釜啊,壶啊,杯子啊等等,还有许多具有原始色彩的艺术品,尽管很小,狗啊,猪啊,做得非常好。出土的文物还有一些艺术品,说明那时的人除了日常生活之外,还有艺术的天赋,有很多精美的雕塑,雕塑很夸张,有审美和艺术,应该说那个时候的人生活是很美好的。

  西北墓葬间排列有序,成排分布,较少出现打破关系,以单人葬为主。墓地有一个侧身葬,通过牙齿判断为25岁女性,右侧是一个双人合葬墓,其余均为仰身直肢葬。有一处多人合葬墓,骨架保存较差,仅剩粉状痕迹,为仰身直肢葬,骨骼排列密集,其中三个经牙齿判断为12—15岁之间,性别不明,随葬陶器位于头端。头向多为北偏东,个别朝南。

  仍有谜团

 

  碳化稻样本检测距今8000多年

  1、南京大学黄建秋教授:“那个时期,这个地方有没有野生稻?如果没有,这个稻作技术从哪里来?”

  梅花镇是距泗洪县城15公里左右的一个小镇。顺山集遗址就位于该镇大新庄西南约500米处,重岗山北麓坡地之上,海拔28-31米。其实,顺山集遗址早在1962年由南京博物院尹焕章、张正祥等先生调查发现并命名,但长期以来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李伯谦:当时的人们生活是一个什么样子?地面挖柱子,中间挖一个大坑,周围是半圆形的,分布五六个坑,是柱坑,就搭起来了,就像棚子一样。那就很不容易了,旧石器时代住在山洞里,然后从山洞走出来,到平地上,然后慢慢定居,最早是窝棚,改进的窝棚现在没有,只不过现在没有看到墙,因为离地表太近了,上面已经破坏掉了,只看了一个地面。这说明定居的重要条件之一,就是有了房子。

 

  意义何在

专家们在考察遗址环壕。

  李伯谦说,泗洪顺山集遗址考古发掘,代表了中国考古水平上了一个新台阶。

  考古发现:在环壕内一处房子屋角处发现了碳化稻,陶灶以及猪首形支架供古人把釜放在上面煮饭用,磨盘和磨球组合起来,可以把稻子的皮磨去,还有中间有孔的陶纺轮和陶纺锤,打造得非常光滑的鹿角锄。

  重大发现

  4、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高星所长:“磨球和鹿角雕刻的造型都很精美,是怎么加工出来的?”

  8000年前的村落是什么样子的?

  C 雕塑很精美,说明当时已有审美观念

  令人奇怪的是,环壕宽窄不一,最宽处位于北部靠近采砂坑处,宽达24米,普遍宽约15米左右,最深处位于最宽的北部,深度超过3米。从东段壕沟解剖情况看,壕沟底部较平坦,坡度较缓,外侧沟壁坡度较大,内侧沟壁呈缓坡状,坑洼不平,沟外堆积往往直接延伸至沟内,与沟内堆积相叠压。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万达彩票发布于学者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江苏泗洪发现8000年前古村落,江苏泗洪顺山集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