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将周亚夫之死,唐宋开国功臣绛侯周勃之子周

2019-09-21 00:31 来源:未知

景帝即位三年,吴楚七国借讨伐晁错以清君侧为名,联合起兵叛乱,数十万大军西向而来,朝野震动。在这非常之际,景帝委任周亚夫为太尉,负责全国军事。亚夫根据吴楚士兵勇猛善战,来势汹涌,不能与之正面交锋的情况,制订了以梁国抵御吴楚兵,挫其锋锐,丽汉军深壁坚守、以逸待劳、后发制人的战略。当吴兵攻打梁国时,梁孝王派人求援,亚夫按既定方略,不肯出兵援救。后梁孝王求景帝下诏救梁,亚夫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拒不奉诏,而派兵偷袭吴楚盾方粮道,断其供给。结果吴楚军粮缺饥困,围城三个月,不战自退。亚夫趁机出精兵追击,很快就平息了这次叛乱。在吴军围攻最危急的时刻,多次挑战,亚夫始终的坏话,无非是周亚夫擅用兵权,拒不奉诏,目无君上之类,这就进一步加深了景帝的猜忌之心。

周亚夫为汉初大将周勃次子,袭父爵为绛侯。起初做河内郡守时,许负曾给他看相,说他三年后为侯,封侯八年为丞相,掌握国家大权,位尊任重,在众臣中将首屈一指,再过九年会饿死。周亚夫笑着说:“我的哥哥已代父为侯,如若他去世,他的儿子理应承袭爵位,我周亚夫怎说得上封侯呢?再说若我已显贵到如你所说的那样,怎么说会饿死呢?你来解释解释!”许负指着他的嘴说:“你嘴边有条竖线,纹理入口,这就是饿死之相。”过了三年,周亚夫的哥哥绛侯周胜之犯了罪,文帝选周勃子孙中有贤德的人为侯,大家都推举周亚夫,于是封周亚夫为条侯,继承绛侯爵位。

,沛县人,西汉著名军事家。 周亚夫为汉初大将 次子,袭父爵为绛侯。起初做河内郡守时,许负曾给他看相,说他三年后为侯,封侯八年为丞相,掌握国家大权,位尊任重,在众臣中将首屈一指,再过九年会饿死。周亚夫笑着说:「我的哥哥已代父为侯,如若他去世,他的儿子理应承袭爵位,我周亚夫怎说得上封侯呢?再说若我已显贵到如你所说的那样,怎么说会饿死呢?你来解释解释!」许负指着他的嘴说:「你嘴边有条竖线,纹理入口,这就是饿死之相。」过了三年,周亚夫的哥哥绛侯周胜之犯了罪,文帝选 子孙中有贤德的人为侯,大家都推举周亚夫,于是封周亚夫为条侯,继承绛侯爵位。 汉文帝六年,匈奴大举入侵边关,文帝命宗正刘礼为将军,屯军霸上;祝兹侯徐厉为将军,驻军棘门;河内郡守周亚夫为将军,驻守细柳。三军警备,以防匈奴入侵。文帝亲自去慰劳军队,到了霸上和棘门,军营都可直接驱车而入,将军和他下面的官兵骑马迎进送出。接着去细柳军营,营中将士各个披坚持锐,刀出鞘,弓上弦,拉满弓,持战备状态。文帝的先导驱车门下,不得人。先导说:「天子就要到了!」守卫军门的都尉说:「将军有令:军中只听将军命令,不听天子的诏令。」等了不一会儿,文帝到了,又不得入营。于是文帝派使者手持符节诏告将军:「我要入军营慰劳军队。」周亚夫才传令打开营门。营门的守卫士兵对皇帝随从人员交代说:「将军规定:军营中不准车马奔驰。」于是文帝的车便控著缰绳,慢慢走。到了营中,将军周亚夫手持兵器向文帝拱手说:「身着铠甲的将士不行拜跪礼,请允许我以军礼参见。」天子深受感动,改换了姿态,靠在车前横木上向军队敬礼。派人称谢说:「皇帝郑重的慰劳将军。」劳军仪式结束后,出了营门,群臣都非常惊讶。文帝称赞道:「这才是真正的将军呢!以前过的霸上和棘门的军队,好像小孩子做游戏。那里的将军遭袭击就可成为俘虏。至于周亚夫,敌人能有时机冒犯他吗?」文帝对亚夫赞美了很久。一个多月以后,三支部队撤兵,文帝便任命周亚夫做中尉,负京城的治安。周亚夫的治军给文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文帝临死时嘱咐告诫太子刘启说:「国家若有急难,周亚夫真正可以担当带兵的重任。」文帝逝世后,景常即位,任用周亚夫做车骑将军。 景帝三年,吴楚等七国叛乱。周亚夫以中尉代行太尉的职务,领兵向东进击吴、楚。周亚夫对景帝说:「吴楚勇猛,行动迅捷,我们很难同他们在面对面的作战中取胜。我想让梁国拖住吴兵,再率兵断绝他们的粮道,这样就可以制服吴楚了。」景帝同意了这个战略建议。 太尉周亚夫调集军队在荥阳会合,这时吴国军队攻打梁国,梁国告急,请求援助。周亚夫却领兵向东北急行至昌邑,深沟高垒进行防御。梁国每日都派使者请求援助,周亚夫却坚守营垒不去救助。梁国向景帝上书,景帝派使臣命令太尉救援梁国。周亚夫却不执行,坚壁不出,而派弓高侯韩颓当等人率领轻骑兵断绝吴、楚后方的粮道。吴兵乏粮,饥饿难当,多次挑战,周亚夫终不出击。夜晚,周亚夫军中突然惊乱,互相攻扰,甚至闹到了太尉周亚夫的营帐之下,周亚夫始终高卧不起,过了一会儿,就恢复安定了。后来吴军扬言要奔袭周亚夫军营的东南,而周亚夫却派人戒备西北。不久吴兵果然以其精锐攻打亚夫营西北,不能打下。吴兵受饥忍饿,战斗力极弱,便引军撤退。周亚夫于是派精兵追击,大破吴军。吴王刘濞丢掉他的大部队和几千名精兵逃跑了,躲在江南的丹徒县。汉兵乘胜追击,俘虏了他们,吴军全部投降。悬赏黄金千两捉拿吴王。一个多月以后,东越人斩下了吴王的头前来报功请赏。这次平定吴、楚之乱,历时三个月,可谓神速。这时将帅们才领略到了太尉周亚夫的计画谋略得当。由于这次平乱,梁孝王刘武因亚夫不救梁,与太尉周亚夫有了矛盾。周亚夫率军得胜归来,被正式任命为太尉。五年之后,升任丞相,深得汉景帝的器重。景帝七年,景帝要废掉栗太子刘荣,丞相周亚夫坚决反对,却没有达到劝阻的目的。景帝还因此事疏远了亚夫。而梁孝王每次上朝,常和太后说周亚夫的不是。亚夫在朝中处在了孤立的地位。一次窦太后对景帝说:「皇后的哥哥王信可以封侯。」景帝表示:「太后的侄儿南皮侯窦彭祖,太后弟弟章武侯窦广国,先帝都没封他们做侯,到我即位才封他们做侯,王信看来还不能封呢。」窦太后说:「人主各以时行法,不必墨守祖法。我兄窦长君在世之时,不得封侯,死后他的儿子窦彭祖反而得到了封爵,我对这事非常悔恨。你赶快封王信爵位吧!」景帝表示要与丞相商议。周亚夫得知此事后说:「高祖规定:不是刘姓不能封王,没有立功的人不能封侯。不遵守这条规定的,天下的人可以共同攻击他。王信虽为皇后之兄,却没有战功,现在若封他为侯,是背信弃约的事。」景帝沉默不语,放弃了为王信封侯。 后来匈奴王徐卢等五人降汉,景帝想要赐封他们,用来鼓励后面的匈奴人来降汉。丞相亚夫说:「他们背叛了他们的君王而来投降汉王,汉王却封他们以侯爵,那么今后用什么责备小忠实的臣子呢?」景帝说:「丞相议不可用。」,于是封唯徐卢等人为侯。这一切引起了景帝的不悦,周亚夫因而称病谢罪。景帝三年被以病免掉丞相职务。 不久景帝在宫中召见周亚夫,赏赐食物与他。可亚夫的席上只有一块大肉,没有切好的碎肉,而且没有放筷子。周亚夫很不高兴,转头叫管酒席的官员取筷子。景帝于是笑着讥刺周亚夫说:「这难道还不够您满意吗?」亚夫觉出这顿饭不对头,于是免冠告罪请退,便快步走出去了。景帝目送着他离去,说:「瞧这个愤愤不平的人,将来能事奉少主吗?」 周亚夫的儿子给父亲买了五百件皇家殉葬用的铠甲、盾牌,因没有给搬运的人付钱,引起怨恨,于是上书告发亚夫的儿子。这事牵连到周亚夫。有关部门把罪行书之于册,一条条按问,周亚夫拒不答话。景帝听了骂道:「我不任用他了。」下诏令把条侯交给廷尉治罪。廷尉责问亚夫为何造反,周亚夫说:「我所买的兵器都是殉葬品,怎么可以说造反呢?」审问的官吏说:「你即使不在地上造反,也要到地下造反哩!」当初官吏逮捕条侯时,亚夫本想自杀,后因夫人劝阻,因此没死,进了廷尉的监狱后,他因而绝食五天,吐血而死,他的封国被撤除。周亚夫死后,景帝便封王信做了盖侯。

周亚夫一而再,再而三地违忤景帝的旨意,终于招来祸患。就在亚夫免相家居时,有一次景帝宴赐他一大块熟肉,不给他切也不给筷子,亚夫十分恼火,不顾君臣之礼,径自叫主席官去取筷子。在景帝笑着说明这是偶然疏忽后,亚夫虽然免冠谢罪,内心却很憋气。景帝看着他怏怏不乐地离去的样子,联想起他曾反对更立太子,觉得周亚夫不是未来的少主所能驾驭的臣子,已决心除掉他。恰好不久,亚夫的儿子购买官用葬器事发,景帝遂命逮捕周亚夫.责问原委。周亚夫拒不招供。

景帝三年,吴楚等七国叛乱。周亚夫以中尉代行太尉的职务,领兵向东进击吴、楚。周亚夫对景帝说:“吴楚勇猛,行动迅捷,我们很难同他们在面对面的作战中取胜。我想让梁国拖住吴兵,再率兵断绝他们的粮道,这样就可以制服吴楚了。”景帝同意了这个战略建议。

待到派人持节叫开壁门,守门军吏又说:“将军约,军中不得驱驰。”文帝只好乖乖地乘车徐行。及至中营,周亚夫出迎,手持武器拱手施礼说:“介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见。”文帝又只好俯身凭轼,成礼而去。当时,细柳营中将士被甲执锐,刀出鞘,箭上弦,杀气腾腾,防范甚严。跟从文帝的文臣武将们一路过来,到其他军营时都是长驱直入,驻军将士无不跪拜迎送,哪见过这般威严的阵势?哪有过这种出格的将军?人人震惊,以为大祸将临。不料文帝却夸奖周亚夫是“真将军”,而先前那些军营守备,不过儿戏一般,经不起袭击。周亚夫因此受到文帝的器重,文帝临终时嘱命太子遇有紧急情况,可使周亚夫统率三军。

汉文帝六年,匈奴大举入侵边关,文帝命宗正刘礼为将军,屯军霸上;祝兹侯徐厉为将军,驻军棘门;河内郡守周亚夫为将军,驻守细柳。三军警备,以防匈奴入侵。 文帝亲自去慰劳军队,到了霸上和棘门,军营都可直接驱车而入,将军和他下面的官兵骑马迎进送出。接着去细柳军营,营中将士各个披坚持锐,刀出鞘,弓上弦,拉满弓,持战备状态。文帝的先导驱车门下,不得人。先导说:“天子就要到了!”守卫军门的都尉说:“将军有令:军中只听将军命令,不听天子的诏令。”等了不一会儿,文帝到了,又不得入营。于是文帝派使者手持符节诏告将军:“我要入军营慰劳军队。”周亚夫才传令打开营门。营门的守卫士兵对皇帝随从人员交代说:“将军规定:军营中不准车马奔驰。”于是文帝的车便控著缰绳,慢慢走。到了营中,将军周亚夫手持兵器向文帝拱手说:“身着铠甲的将士不行拜跪礼,请允许我以军礼参见。”天子深受感动,改换了姿态,靠在车前横木上向军队敬礼。派人称谢说:“皇帝郑重的慰劳将军。”劳军仪式结束后,出了营门,群臣都非常惊讶。文帝称赞道:“这才是真正的将军呢!以前过的霸上和棘门的军队,好像小孩子做游戏。那里的将军遭袭击就可成为俘虏。至于周亚夫,敌人能有时机冒犯他吗?”文帝对亚夫赞美了很久。一个多月以后,三支部队撤兵,文帝便任命周亚夫做中尉,负京城的治安。 周亚夫的治军给文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文帝临死时嘱咐告诫太子刘启说:“国家若有急难,周亚夫真正可以担当带兵的重任。”文帝逝世后,景常即位,任用周亚夫做车骑将军。

窦太后欲封皇后兄王信为侯,景帝与丞相周亚夫商量,亚夫搬出高祖刘邦的陈规“非刘氏不得王,非有功不得侯”,说王信无功封侯,不合高祖的盟约。言外之意当然是说,如果一意孤行,会受到群臣的反对。景帝本想做的顺水人情,被亚夫的执拗搞吹了,只好默然而止,但对亚夫的疑恨更加重了,此后匈奴王唯徐卢等五人投降汉朝,景帝准备封他们为侯,以勉励来人。这本是对敌斗争中分化瓦解敌人的灵活策略,但丞相周亚夫极力反对,说这样做是鼓励人臣投降变节、背主事敌。这一次景帝不买他的帐,坚决否定了他的意见。周亚夫因此谢病,不久就被罢免了丞相的职务。

www.lishixinzhi.com

周亚夫,沛县人,西汉著名军事家。

不久景帝在宫中召见周亚夫,赏赐食物与他。可亚夫的席上只有一块大肉,没有切好的碎肉,而且没有放筷子。周亚夫很不高兴,转头叫管酒席的官员取筷子。景帝于是笑着讥刺周亚夫说:“这难道还不够您满意吗?”亚夫觉出这顿饭不对头,于是免冠告罪请退,便快步走出去了。景帝目送着他离去,说:“瞧这个愤愤不平的人,将来能事奉少主吗?”

太尉周亚夫调集军队在荥阳会合,这时吴国军队攻打梁国,梁国告急,请求援助。周亚夫却领兵向东北急行至昌邑,深沟高垒进行防御。梁国每日都派使者请求援助,周亚夫却坚守营垒不去救助。梁国向景帝上书,景帝派使臣命令太尉救援梁国。周亚夫却不执行,坚壁不出,而派弓高侯韩颓当等人率领轻骑兵断绝吴、楚后方的粮道。吴兵乏粮,饥饿难当,多次挑战,周亚夫终不出击。夜晚,周亚夫军中突然惊乱,互相攻扰,甚至闹到了太尉周亚夫的营帐之下,周亚夫始终高卧不起,过了一会儿,就恢复安定了。后来吴军扬言要奔袭周亚夫军营的东南,而周亚夫却派人戒备西北。不久吴兵果然以其精锐攻打亚夫营西北,不能打下。吴兵受饥忍饿,战斗力极弱,便引军撤退。周亚夫于是派精兵追击,大破吴军。吴王刘濞丢掉他的大部队和几千名精兵逃跑了,躲在江南的丹徒县。汉兵乘胜追击,俘虏了他们,吴军全部投降。悬赏黄金千两捉拿吴王。一个多月以后,东越人斩下了吴王的头前来报功请赏。这次平定吴、楚之乱,历时三个月,可谓神速。这时将帅们才领略到了太尉周亚夫的计划谋略得当。由于这次平乱,梁孝王刘武因亚夫不救梁,与太尉周亚夫有了矛盾。 周亚夫率军得胜归来,被正式任命为太尉。五年之后,升任丞相,深得汉景帝的器重。 景帝七年,景帝要废掉栗太子刘荣,丞相周亚夫坚决反对,却没有达到劝阻的目的。景帝还因此事疏远了亚夫。而梁孝王每次上朝,常和太后说周亚夫的不是。亚夫在朝中处在了孤立的地位。一次窦太后对景帝说:“皇后的哥哥王信可以封侯。”景帝表示:“太后的侄儿南皮侯窦彭祖,太后弟弟章武侯窦广国,先帝都没封他们做侯,到我即位才封他们做侯,王信看来还不能封呢。”窦太后说:“人主各以时行法,不必墨守祖法。我兄窦长君在世之时,不得封侯,死后他的儿子窦彭祖反而得到了封爵,我对这事非常悔恨。你赶快封王信爵位吧!”景帝表示要与丞相商议。周亚夫得知此事后说:“高祖规定:不是刘姓不能封王,没有立功的人不能封侯。不遵守这条规定的,天下的人可以共同攻击他。王信虽为皇后之兄,却没有战功,现在若封他为侯,是背信弃约的事。”景帝沉默不语,放弃了为王信封侯。

周亚夫

后来匈奴王徐卢等五人降汉,景帝想要赐封他们,用来鼓励后面的匈奴人来降汉。丞相亚夫说:“他们背叛了他们的君王而来投降汉王,汉王却封他们以侯爵,那么今后用什么责备小忠实的臣子呢?”景帝说:“丞相议不可用。”,于是封唯徐卢等人为侯。这一切引起了景帝的不悦,周亚夫因而称病谢罪。景帝三年被以病免掉丞相职务。

周亚夫的儿子给父亲买了五百件皇家殉葬用的铠甲、盾牌,因没有给搬运的人付钱,引起怨恨,于是上书告发亚夫的儿子。这事牵连到周亚夫。有关部门把罪行书之于册,一条条按问,周亚夫拒不答话。景帝听了骂道:“我不任用他了。”下诏令把条侯交给廷尉治罪。廷尉责问亚夫为何造反,周亚夫说:“我所买的兵器都是殉葬品,怎么可以说造反呢?”审问的官吏说:“你即使不在地上造反,也要到地下造反哩!”当初官吏逮捕条侯时,亚夫本想自杀,后因夫人劝阻,因此没死,进了廷尉的监狱后,他因而绝食五天,吐血而死,他的封国被撤除。 周亚夫死后,景帝便封王信做了盖侯。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万达彩票发布于万达彩票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将周亚夫之死,唐宋开国功臣绛侯周勃之子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