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失眠,千古留名的落第者

2019-09-21 21:08 来源:未知

高考落榜,古时叫科场落第。落第是很不幸的事,但也有人因落第而另辟蹊径,花开他处。

高考落榜,古时叫科场落第。落第是很不幸的事,但也有人因落第而另辟蹊径,花开他处。

落榜了,一千二百年前的张继在那场,本以为能金榜题名,能扬名天下,能光宗耀祖,能衣锦还乡的考试中,失败了,落榜了。寒窗十年,就这样落榜,世事真残酷无情,面对这样的遭遇,仿佛全身力气都被抽干了,仿佛心被什么啮食了,已无知觉,已不能自己。仿佛看到世上早已没有他的一角席位。落魄、失意、烦闷的他,带着那满腔的落寞,满腔的不甘,来到美丽的古城苏州,来到苏州江畔。深夜船舶停在枫桥下,寒山寺的警言钟声,撞击着张继的心坎,在这样落榜又无眠的夜晚,张继却作出这首扬名天下的千古好诗。

在唐代诗人中,张继不是大家,《唐诗三百首》里只选了他一首,而就这一首,便足以使他千古不朽,这就是无人不知的《枫桥夜泊》。“寒山寺”也拜其所赐,成为远近驰名的游览胜地。这首诗,其实是他的落第诗,是他生活中最暗淡冷凄的日子里的作品。当年,自视甚高,又志在必得的张继,没想到会名落孙山,铩羽而归。落第是读书人的奇耻大辱,他欲哭无泪,亦无人可言,一肚子郁闷无处宣泄,这时,归船来到了苏州,停泊在寒山寺外。夜里睡不着觉的张继,愁肠百转,万念俱灰,面对点点渔火,耳闻夜半钟声,突然诗意大发,灵感喷涌,随口吟道:“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从此,张继成了诗坛不朽传奇,《枫桥夜泊》红遍天下,寒山寺香火繁盛至今。

在唐代诗人中,张继不是大家,《唐诗三百首》里只选了他一首,而就这一首,便足以使他千古不朽,这就是无人不知的《枫桥夜泊》。“寒山寺”也拜其所赐,成为远近驰名的游览胜地。这首诗,其实是他的落第诗,是他生活中最暗淡冷凄的日子里的作品。当年,自视甚高,又志在必得的张继,没想到会名落孙山,铩羽而归。落第是读书人的奇耻大辱,他欲哭无泪,亦无人可言,一肚子郁闷无处宣泄,这时,归船来到了苏州,停泊在寒山寺外。夜里睡不着觉的张继,愁肠百转,万念俱灰,面对点点渔火,耳闻夜半钟声,突然诗意大发,灵感喷涌,随口吟道:“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从此,张继成了诗坛不朽传奇,《枫桥夜泊》红遍天下,寒山寺香火繁盛至今。

·枫桥夜泊

诗圣杜甫,也是科场的倒霉蛋,几次科场失意,最终也没有插花游街、马蹄轻疾的风流,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荣耀。而他最负盛名的《望岳》,就是第一次科举失败后的产物。“少年心事当拿云”,24岁的杜甫自然也不例外,满腹经纶,雄心万丈,在他眼里,中个把进士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落第了。落第归来,怀才不遇,他是满腹的怨气、怒气、戾气、不服气,无颜见江东父老,正好家里还有几个闲钱,就让他外出游历,其实就是散心。一路东去,晓行夜宿,不觉到了泰山脚下。来自平原巩义的杜甫,还从来没见过这样雄伟磅礴的大山,不禁眼睛一亮,胸襟舒展,多日郁闷于胸的晦气一扫而空。登高四望,只见峰险松奇,白云缭绕,远处黄河如带,顿时诗性难耐,不假思索,一行行隽永而壮美的诗句便如颗颗明珠连缀成串,历史上最伟大的诗篇闪亮登场:“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诗圣杜甫,也是科场的倒霉蛋,几次科场失意,最终也没有插花游街、马蹄轻疾的风流,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荣耀。而他最负盛名的《望岳》,就是第一次科举失败后的产物。“少年心事当拿云”,24岁的杜甫自然也不例外,满腹经纶,雄心万丈,在他眼里,中个把进士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落第了。落第归来,怀才不遇,他是满腹的怨气、怒气、戾气、不服气,无颜见江东父老,正好家里还有几个闲钱,就让他外出游历,其实就是散心。一路东去,晓行夜宿,不觉到了泰山脚下。来自平原巩义的杜甫,还从来没见过这样雄伟磅礴的大山,不禁眼睛一亮,胸襟舒展,多日郁闷于胸的晦气一扫而空。登高四望,只见峰险松奇,白云缭绕,远处黄河如带,顿时诗性难耐,不假思索,一行行隽永而壮美的诗句便如颗颗明珠连缀成串,历史上最伟大的诗篇闪亮登场:“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科场遭受重创最甚者,莫过于柳永,他是皇帝亲自拿掉的。他本来考得不错,自己也信心满满,曾对人夸口说,“定然魁甲登高第”。可没想到,宋仁宗认为他政治上不合格,就把他给黜落了,并批示:“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落第后,柳永心灰意懒,无脸见人,干脆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从此无所顾忌地纵游妓馆酒楼之间,致力于民间新声和词的艺术创作。科场上的不幸,反倒成全了才子词人柳永,使他的艺术天赋在词的创作领域得到充分发挥。《雨霖铃》缠绵悱恻,凄婉动人,离愁别恨,催人泪下;《八声甘州》痛苦愤懑,愁绪如水;《望海潮》极尽铺陈,美不胜收,竟引得金主完颜亮“遂起投鞭渡江、立马吴山之志”。一时间,“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柳永成了婉约派的“龙头老大”。今日想来,还真得感谢宋仁宗,如果不是他把柳永一脚踢出科场,历史上就可能多一个浑浑噩噩的芝麻小官,而少了一个辉耀古今的词坛巨擘。

科场遭受重创最甚者,莫过于柳永,他是皇帝亲自拿掉的。他本来考得不错,自己也信心满满,曾对人夸口说,“定然魁甲登高第”。可没想到,宋仁宗认为他政治上不合格,就把他给黜落了,并批示:“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落第后,柳永心灰意懒,无脸见人,干脆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从此无所顾忌地纵游妓馆酒楼之间,致力于民间新声和词的艺术创作。科场上的不幸,反倒成全了才子词人柳永,使他的艺术天赋在词的创作领域得到充分发挥。《雨霖铃》缠绵悱恻,凄婉动人,离愁别恨,催人泪下;《八声甘州》痛苦愤懑,愁绪如水;《望海潮》极尽铺陈,美不胜收,竟引得金主完颜亮“遂起投鞭渡江、立马吴山之志”。一时间,“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柳永成了婉约派的“龙头老大”。今日想来,还真得感谢宋仁宗,如果不是他把柳永一脚踢出科场,历史上就可能多一个浑浑噩噩的芝麻小官,而少了一个辉耀古今的词坛巨擘。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科场失意文坛得意者的名单还可列举很长,譬如李白、孟浩然、贾岛、苏洵、唐伯虎、吴承恩、吴敬梓、蒲松龄、归有光、郑板桥、魏源……和他们同场考试的状元、探花、榜眼,早已被人忘记了,而这些落第者则千古留名、熠熠闪烁。

科场失意文坛得意者的名单还可列举很长,譬如李白、孟浩然、贾岛、苏洵、唐伯虎、吴承恩、吴敬梓、蒲松龄、归有光、郑板桥、魏源……和他们同场考试的状元、探花、榜眼,早已被人忘记了,而这些落第者则千古留名、熠熠闪烁。

张晓风说:感谢上苍,如果没有落第的张继,诗的历史上便少了一首好诗,我们的某一种心情,就没有人来为我们一语道破。一千二百年过去了,那张长长的榜单上(就是张继挤不进去的那纸金榜)曾经出现过的状元是谁?哈!管他是谁。真正被记得的名字是“落第者张继”。有人会记得那一届状元披红游街的盛景吗?不!我们只记得秋夜的客船上那个失意的人,以及他那场不朽的失眠。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千古留名的落第者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这个故事来自于张晓风的《不朽的失眠》,这篇文章反复多次阅读着,感受到她是特意为失意的人而书写的,这样温暖的故事给自己带来了一些慰藉,一些触动,一些感慨,一些激励还有一些力量。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出身不高贵,出身卑微的我们,经常何时不是处于这样的失意中,曾经总以为经过努力就能功成名就。但实际,都经历过或正经历着像张继那样刻骨铭心的落榜、失败。

失意可怕吗?有人说,失意是一所学校,它一直磨练着我们的意志,它一直要求我们要增广见识,要聚集力量,要看开暂时的落魄、失败。因为只有不断经历过这些失意,这样失败,才能使我们越变越强大。人生是积极的,是向上的,所以说失意并不可怕,它使我们成长,它使我们强大。有时,我们该要好好感谢失意的到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万达彩票发布于万达彩票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朽的失眠,千古留名的落第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