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濂不隐真情讲的是什么,当学学宋学士丨

2019-09-24 04:34 来源:未知

图片 1

这不明朝有位官员叫茹太素,一心想要报效国家,想要为国捐躯的态度已经快要溢出来了,有一次,他觉得这国家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呢,不应该啊,于是选择奋笔疾书,因为热情似火,一下没收住,洋洋洒洒写了十几万字,这是句句掏心肺腑啊,句句都是在为社稷国家着想,恨不得自己去治国了。满怀期待的献给朱元璋看,那知着皇帝也不是好当的,整天处理公文就够烦的了,朝中大臣的关系还要时刻关注,还要为自己能在皇位上做多久担心,哪来的时间看着东西,朱元璋大怒,心想这不是给我添堵吗!立马召集了朝中大臣开会,讨论这文章的意义。自以为聪明的见到这情况准知道是皇帝火了,哪敢为茹太素说话,这下这茹太素是吃了哑巴亏了,满腔热血给浇了一盆冷水,但也是不敢开口,这时候宋濂发话了,告诉朱元璋,说皇帝啊,您身为一国之君,必然要广开言路,属下说的话必定有他的道理,您可不能因为日理万机就忽视了这点啊,况且我看茹太素这文章句句真言,句句为治国考虑,这是好文章啊,您可要看看。朱元璋也觉得说着在理啊,怎么办,看吧。完了之后大为感触啊,这就像是为我铺平了前方的道路吗,我想到的没想到的全有了。大臣们傻了,也给朱元璋狠狠骂了一顿还得笑嘻嘻的夸宋濂慧眼识珠。

图片 2

宋濂不隐真情

宋濂可不这么认为,或许这就是别人能成为明初第一文臣,而自己不能的原因。其实能在朝廷里干个一官半职,学识方面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不然早就被发配边疆,或者罢官免职了,宋濂从不隐藏事情的真相,往好了说这叫刻苦专研,往坏了说这叫什么,这叫不见棺材不落泪。

观如今中国的官场政治,唯我独尊是领导共有的特质,对上级领导说一个“不”字的员工往往没有好下场,不是被打入冷宫就是被各种刁难,甚至被直接辞退。想来是否是因为员工太耿直,直言不讳、针砭时弊,没有像宋学士这样、以委婉的语言、巧妙的逻辑进行劝谏呢?但试想,若将宋濂此文呈予今之领导,又有几人能解其中之意呢?想必他们只会选择性的看到那些恭维之词,而忽略作者真正的用意吧。这些都是后话,因为当今政界,如宋濂一般深明大义之饱学之士已是少之又少,而如他一般有勇气去“要求”皇上的臣子,基本就是荡然无存了……

诚实守信这是传统美德,宋濂更是将这一优秀品质发挥在官场上,都说官场如战场,很多人不敢诚信,有一种身在官场身不由己的悲壮感,也许是因为官场出处是陷阱,处处是阴谋,稍一不留神,就会被弄得身败名裂,甚至惹来杀身之祸,试问那个人想因为说错一句话就乌纱不保,严重的可能还会掉了脑袋。所以,说话圆润,似乎成为了官员们一种相处的固有方式,每个人只要不得罪人,只要凡事逢源,就算拐弯抹角,就算词不达意,也没什么似乎大家心中都懂似的。

图片 3

要珍惜那些敢于直言的下属,因为没有一个朝代是因为有一群敢于直谏的臣民而灭亡的,如果真的到了人人都“敢怒而不敢言”的时候,那就会离“商纣”“秦二世”统治时期的境况更接近了。

诚实守信这是传统美德,宋濂更是将这一优秀品质发挥在官场上,都说官场如战场,很多人不敢诚信,有一种身在官场身不由己的悲壮感,也许是因为官场出处是陷阱,处处是阴谋,稍一不留神,就会被弄得身败名裂,甚至惹来杀身之祸,试问那个人想因为说错一句话就乌纱不保,严重的可能还会掉了脑袋。所以,说话圆润,似乎成为了官员们一种相处的固有方式,每个人只要不得罪人,只要凡事逢源,就算拐弯抹角,就算词不达意,也没什么似乎大家心中都懂似的。

宋濂

初读《阅江楼记》,不屑一顾的以为这是一篇纯马屁文;二读《阅江楼记》,发觉其中似有蹊跷;再读《阅江楼记》,被宋学士对于恭维与劝谏的巧妙安排所折服。原来,宋濂之意不在拍“马屁”,而在勉励帝王也。

宋濂用三个不工整的“排比句”,警醒皇帝要“处其位、谋其政”。最后一句指明主旨,道出了行文的目的,“臣知斯楼之建,皇上所以发舒精神,因物兴感,无不寓其致治之思,奚此阅夫长江而已哉?”皇帝修建此楼的目的,又怎止于观赏风景呢?建此楼的目的和宋濂写作此文的为目的,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试问朱元璋读罢此文,怎能不扪心自问,怎能不以明君之要求来规范自己?

开篇第一段,宋濂就将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抬到了极高的位置,称他乃能驾驭南京帝王气之第一人,即使一次巡游、一次娱乐,也可以被天下后世所效法。读至此,你一定会露出轻蔑的笑容。南京,至明朝,已是六朝古都,东晋、东吴、宋、齐、梁、陈都曾于此地建立伟业,其中不乏功绩卓著的帝王将相,朱元璋再英明威武,也不至恭维至此吧。然而,往后读,就会发现,宋濂这是给当今圣上下了个套啊!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万达彩票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宋濂不隐真情讲的是什么,当学学宋学士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