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丽被唐朝灭亡后,朝鲜半岛今日局面与周边

2019-09-22 12:28 来源:未知

朝鲜半岛位于亚洲大陆边缘地带,是从太平洋登上大陆的重要交通要道,历来成为大国利益相互交错竭力争夺的重要战略目标,因此,朝鲜半岛素有“亚洲巴尔干半岛”之称。翻开朝鲜古代史不难看到,朝鲜从朝鲜三国时期开始就遭到古代中国政权的进攻。

图片 1 朝鲜半岛更像是周边大国的角力场

图片 2朝鲜音乐文化 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特有的文化,朝鲜和中国隔海相望,所以很多文化都和中国文化密切相关。然而,朝鲜的音乐文化,更早的却是和日本的音乐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朝鲜的音乐文化 朝鲜传统民俗音乐形式多样,主要包括盘索里、农乐和散调等。其中盘索里作为一种朝鲜传统曲艺形式列入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农乐和散调则被列入韩国重要无形文化遗产。 朝鲜宫廷音乐是朝鲜半岛古代为宫廷王室和贵族演奏的音乐,包括雅乐、鄕乐和唐乐。其中雅乐是从中国引进;鄕乐为朝鲜半岛本地音乐;唐乐最初是新罗从唐朝宫廷引入,后又融合朝鲜半岛当地音乐。宗庙祭礼乐作为朝鲜宫廷音乐与宗庙祭礼一同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日朝音乐区别 朝鲜传统音乐分为民俗音乐和宫廷音乐两种。 朝鲜传统民俗音乐形式多样,主要包括盘索里、农乐和散调等。其中盘索里作为一种朝鲜传统曲艺形式列入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农乐和散调则被列入韩国重要无形文化遗产。 朝鲜宫廷音乐是朝鲜半岛古代为宫廷王室和贵族演奏的音乐,包括雅乐、鄕乐和唐乐。其中雅乐是从中国引进;鄕乐为朝鲜半岛本地音乐;唐乐最初是新罗从唐朝宫廷引入,后又融合朝鲜半岛当地音乐。宗庙祭礼乐作为朝鲜宫廷音乐与宗庙祭礼一同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日本人在古代已有自己的歌谣、舞蹈和乐器。古代和琴张 5弦比 6弦的和琴小,古笛有竹管笛和球形的石笛、陶笛。都豆美鼓的鼓腹为圆筒形。铃有金属制、陶制和木制。铃在当时既作为乐器,也作为装饰品使用。铎出现在公元前1世纪前后,铜铎的形状与中国的钟、铎不同。乐器的基本种类在古代日本已经齐全。进入农耕社会之后,最早有男女相聚歌舞的歌垣以及巫女的音乐舞蹈。 日本与国外的音乐文化交流源远流长,与亚欧大陆文化的交流主要通过朝鲜和中国进行。公元前已输入青铜器,并出现铜铎。5世纪后半叶~7世纪从朝鲜半岛传入日本的新罗乐、百济乐、高句丽乐,在日本称为“三韩乐”。7世纪初,为振兴佛教,圣德太子鼓励引进大陆音乐,让百济的味摩之定居大和的樱井,向日本少年 (真野首弟子、新汉斋文等人)传授伎乐。伎乐又称吴乐,所用的伴奏乐器有横笛、腰鼓和铜钹。在7~8世纪,中国隋唐时代的音乐传入日本。701年,据《大宝律令》,在治部省管下设置雅乐寮,掌管称为和乐的日本传统乐舞以及外来的音乐舞蹈。752年在东大寺举行的大佛开光典礼上,由雅乐寮和各寺院的数百名乐人、舞人表演日本传统的乐舞以及三韩乐、唐乐、散乐、林邑乐、度罗乐等。这说明日本已开始出现了职业音乐家。

图片 3

  宋立炜 孙晔飞

  3月15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朝外交部的一份声明称:“朝鲜愿意无条件地重返六方会谈,并不反对在未来六方会谈上讨论铀浓缩问题。”长期以来,朝鲜半岛始终是制约东北亚地区稳定的不确定因素之一,甚至有人把朝鲜半岛比作“亚洲的巴尔干”。随着朝核问题的持续升温和朝韩双方军事冲突的不断升级,朝鲜半岛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重要的地缘战略结构从而成为东亚乃至世界战略力量关注的焦点。

  朝鲜半岛地处亚洲大陆东部中央,自北向南延伸,全长1100公里,因其南北跨度有将近3000华里,故而有“三千里江山”之称。朝鲜半岛地势东高西低,总面积约为22万多平方公里,由朝鲜和韩国以及周围大小3000多个岛屿组成,陆地面积约占半岛总面积的97%。山地是其主要地貌特征,山地和高原占半岛总面积的80%。

  朝鲜半岛海岸线长达8600多公里。东海岸比较平直,多岩石,没有多少海滩。西海岸和南海岸则曲折复杂,岛屿和海湾众多。南部水域有半岛最大的岛屿——济州岛和第二大岛巨济岛。

  从朝鲜半岛的周边情况来看,朝鲜半岛北靠中国,旁依俄罗斯,东邻日本列岛,隔海与大洋彼岸的美国遥遥相望。西、南、东分别被黄海、朝鲜海峡、日本海环绕,形状宛如亚洲大陆伸向太平洋的一个大拇指,是东亚陆上各国联系海上国家的重要纽带。

  朝鲜半岛的东部海域是日本海,日本海是西北太平洋最大的边缘海,其东部边界北起库页岛、日本列岛的北海道、本州和九州岛;西边的边界是欧亚大陆的俄罗斯,日本海是进出东海和太平洋重要的水上通道。

  朝鲜半岛的南部海域是朝鲜海峡,朝鲜海峡是对马海峡和朝鲜海峡的统称。从海峡向西南可直达中国东海,向西通过朝鲜海峡与中国黄海相连,向东通过关门海峡、濑户内海可达太平洋,向北通过日本海出鞑靼海峡到鄂霍次克海。朝鲜海峡也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从远东港口到太平洋的咽喉要道。

  朝鲜半岛的西部海域是黄海,黄海西临山东半岛和苏北平原,东边是朝鲜半岛,北端是辽东半岛。从朝鲜的西海岸距我国的山东半岛仅有190公里,黄海是屏护我国华北地区的海防前哨。从黄海向西南可通过台湾海峡,向北可到达美国的重要军事基地关岛。

  朝鲜半岛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在有关的历史记载中,朝鲜半岛曾经因战乱先后经历过3次分裂时期,并在半岛的内部先后建立起多个国家,而真正外部势力在朝鲜半岛的角力却起源于近代。

  1592年,日本的丰臣秀吉派兵20万在釜山登陆后,与明朝军队作战失利,不得不退出朝鲜半岛。然而,日本并不甘心放弃对亚洲大陆的觊觎之心。从1895年至1904年,随着国力的强盛,日本终于击败了清王朝和俄罗斯,攫取了朝鲜半岛的控制权。

  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以后,苏联和美国取代了日本在朝鲜半岛的控制地位,划分了各自的势力范围。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在经历了近3年的战争后,于1953年7月27日韩朝双方签署了《韩朝停战协定》,决定建立“非军事区”作为缓冲地带,基本上与北纬38度线平行,这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三八线”。

  朝韩军事分界线东西长250公里,南北宽4公里,横贯朝鲜半岛,从礼成江和汉江入口的乔桐岛,经由开城南边的板门店和中部的铁原、金华,连接到东海岸高城明湖里。军事分界线向南两公里的一条线是“非军事区”的南方界线,向北两公里的一条线则是“非军事区”的北方界线。在朝韩“非军事区”250公里的地带上,几十万名军人和数千门大炮严阵以待,擦枪走火的事件时有发生。去年的延坪岛炮击事件就是典型的例证。

  上世纪90年代苏联的解体,宣告了华约和北约这两个冷战集团在欧洲大陆对峙时代的终结,而在朝鲜半岛,朝鲜和韩国却依然延续着冷战思维的定式。一方面,美国加紧了向亚太地区军事转移的步伐,积极谋取东亚地区主导地位,构建美日韩三国军事同盟,大肆在朝鲜周围部署军力,意图逼迫朝鲜就范;另一方面,不甘示弱的朝鲜摆出强硬姿态,面对美国的大军压境采取针锋相对的军事外交手段,不断升级核试验等级,试射导弹,拒绝返回六方会谈,形成了“针尖对麦芒”的交锋态势。

  朝鲜半岛之所以发展成为今天的局面,与周边大国潜在的战略争夺密切相关。从冷战开始,朝鲜和韩国就成为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在东亚棋盘上的“马前卒”。

  时隔60年,世界格局已经从“两极对立”转变成为“一超多极”,当时的美苏争霸变成了如今的美朝交锋。表面上美国宣称对朝鲜开展军事和外交的围堵是为了保持半岛的军事平衡,为其盟国的安全和利益考虑,而实际上,美日韩三国却是围绕自己的战略企图打起了“小算盘”。

  从地理上看,朝鲜半岛处在美国“第一岛链”的关键环节,加强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存在,使美国的影响力向东可以延伸到日本海东北地区,挤压俄罗斯远东势力范围;向西可以进入东海,进而有效控制台湾海峡,向南可以对日本一览无余,牢牢地把握这个不安分的盟友;向北则可对朝鲜高筑起军事壁垒,保持半岛的军事优势,从而建立起东亚地区的美国主导地位。 

  从军事上看,美国在朝鲜半岛军事力量的强化,一方面可以极大地威慑朝鲜,防止朝鲜针对韩国采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另一方面,也可全面检验美韩和美日军事同盟的快速反应能力和联合作战能力,防止其他军事力量渗入。

  对于日本来说,朝鲜半岛对其现实安全至关重要。日本的历史学家曾把朝鲜半岛比作“一把插向日本的匕首”,特别是韩国的釜山岛距日本仅180公里,所以南北双方的一举一动时刻牵动着日本的神经。此外,日本需要一个符合本国战略利益的邻邦,朝韩双方也一直把半岛的统一作为理想目标加以追求,未来统一的朝鲜半岛对日本是敌是友,将直接关乎日本未来的周边安全环境。

  当然,从长期看,日本不仅仅想成为一个经济上的大国,而更希望通过地区军事事务的合作,成为一个能够独立的军事强国,并最终跻身于世界政治大国行列,一洗二战不光彩的过去。朝鲜半岛问题的出现,客观上也为日本出兵海外提供了一定的机会。

  对俄罗斯来说,朝鲜半岛局势也关系其国家安全战略。俄罗斯远东地区的第二大城市海参崴就紧靠朝鲜半岛,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和第23空军的司令部就设在这里。当前,北约在欧洲进一步东扩,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地遏制俄罗斯的地区利益;在中东,又因为美国推翻了塔利班和萨达姆,也封锁了俄罗斯的南大门。可以说,俄罗斯只剩下东方的出海口和远东的最后一块势力范围,所以决不会简单地坐视美国人在朝鲜半岛如此咄咄逼人,对自己形成多面合围的军事态势。

  朝鲜半岛问题的症结是半个多世纪的美朝对抗,而对抗难以化解的根本原因则是当事国迟迟不能跳出冷战思维,结束对抗。要从根本上解决朝鲜半岛问题,首先要下决心结束冷战对抗,才能实现朝鲜半岛真正意义上的和解。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万达彩票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高句丽被唐朝灭亡后,朝鲜半岛今日局面与周边